警车的鸣笛声在信守私立高中的门口停下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近十辆黑色的轿车也是将信守私立高中的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只是一个司机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小路东,我们又见面了,你警局的牛肉面还是很好吃的,记得这次给我多放些蒜啊……”

    从车上下来被带走的那个彪形大汗笑着打趣道,就算是双手已经是扣上了手铐,但是他也没有丝毫的紧张,甚至可以说在警察局还是一种保护,要不然落在源家的手里,那就很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给我把他带走,到时候再进行审问。”

    被称为路东的男子揉了揉眼角,一想起突发的事情,再看着身边源家派来的人,路东就感觉脑壳疼……

    “路东警官,请尽快制定出对策,源家不希望下任家主受到一点的伤害。”

    一名老管家走上前施加压力。

    说真的,当他听到源凛隆被绑架之后,他整个人都是懵逼的,更何况老爷前天刚好出国,这要是源凛隆出了什么事情,那他也就完了。

    “老先生请冷静,对方已经是进了教学楼,而且源凛隆估计已经成为了人质,如果我们贸然进去的话,恐怕才是会真正的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狙击手呢?你们申请狙击手要多长的时间?要不要我们源家的人来?”

    老管家低沉地吼道,要不是现在的记者越来越多,他早就对着这个路东大吼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都这么老的人了,大动肝火很容易早死的。”

    坐着私人直升机到大版郊外,在换乘跑车飞速赶来的上浅贵男走上前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边,是极力压制着自己情绪的上浅梦子和黑岛樱。

    “上浅社长,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啊?”

    直视着上浅贵男,这位管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少爷被绑架了很可能与上浅家有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