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上是最不喜欢自己的皇子去这种地方的。

    于是,李云泽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皇宫里。树上停着一只长尾喜鹊,对着院子外叽叽喳喳的叫,似乎是来了一个很重要的客人,而此时,院墙上的狗尾巴草,也用力的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淑妃穿着石灰色大斗篷,站在走廊上对着鱼池画画。

    林牡丹端然站立一旁,安静地等着淑妃画好。

    淑妃说:“牡丹,你看看这鱼的眼睛,应该画在哪里比较好?”

    林牡丹笑道:“鱼贵鱼眼,双目如珠,画这里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淑妃点点头笑道:“牡丹说的极是。”

    林牡丹说:“那还不是淑妃娘娘教育的好。”

    淑妃神色立马紧张起来说:“牡丹,不是告诉过你,不可以让人察觉你我的真正关系。”

    林牡丹微微点下了头,“看四周无人,女儿就僭越了,还请干娘原谅。”

    淑妃看着林牡丹,目光犀利说:“你要记住,你是县令的女儿,未来要进东宫做太子侧妃的,你断然和我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林牡丹目光垂下,“有件事,女儿不知当讲不当讲。李云泽昨晚来了怡红院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淑妃一怔,“本来想让李元康进入我们的陷阱,没想到阴差阳错,进去的反而是李云泽?”

    林牡丹说:“李云泽甚至说还会去怡红院再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怡红院了好吗?”淑妃说。

    林牡丹点点头,“我正是这样和李云泽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,不要再见李云泽。”淑妃严肃地说。

    林牡丹说“是”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过去。

    朱阿娇在皇宫里继续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。

    李元康最近要忙起来了,因为,太后陵园已经开工了。因为是李元康设计的,李元康要去监督。

    没有了李元康陪伴,殷家尧也走了,就有人想要害朱阿娇了。

    朱阿娇虽然都机智地躲过了,可不想再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朱阿娇于是,偷偷跑去御书房,求见皇上。

    “朱姑娘?”皇上一怔,“好,让她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朱阿娇一进来就冲过来,抱住了皇上的胳膊,“皇上大叔,可不可以给阿娇找点事做啊?比如,太子辛苦,让阿娇也协助跟着太子出宫好不好?”

    皇上一边翻看奏折一边说:“这不好吧?李元康出宫是为了监督太后陵园,可不是出去游玩。你一个女孩子家跟出去不像话。”

    朱阿娇眼珠子一转,灵机一动说:“皇上,您最近可有腰酸背疼,全身无力?”

    皇上抬头奇怪地看她一眼,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朱阿娇十根手指在桌子上弹了弹,“因为,阿娇最近学会了几个针灸,希望可以帮帮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皇上盯着朱阿娇看了好一会儿,说:“学了个皮毛,就想找朕做试验品?你觉得朕会答应吗?”

    朱阿娇笑道:“皇上英明,当然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可是话音刚落,马上就被“啪”地一声打脸了!

    皇上俯视道:“那你过来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