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!

    又一碗下肚,戒心神清气爽的放下了碗,旁边还有一个已经空了的木桶,在不久之前它还是满满的。

    戒心刚才被从寨子中央的柱子上转移到了不一一的房间。

    也可以说是窝……

    这里是阁楼,有着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,全部都堆在一张巨大的毯子上,周围还散落着一些线团。

    不一一侧躺在上面,一根手指无聊的拨弄着那颗毛团,以前还真没有吃过草,刚刚吃了一口,就总有种还想再尝尝的冲动。

    戒心感激的说道:“多谢施主不杀之恩。”

    但不一一也没看他,只是自顾自的玩这线团。

    戒心总觉得,自己应该说些什么。这只猫灵兽,就像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,身上有着强大的力量,却不懂得善恶。

    她手下有着这么多的山匪,而她对手下的态度又是随意放纵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,那些山匪一定会仗着有她撑腰,做更多的恶。

    “不知施主,可愿听小僧一言?”

    “不愿意!”

    戒心心脏一痛,他根本就没想过不一一会拒绝的这么干脆。

    不一一把毛线团一丢,滴溜溜的滚到角落去吃灰,而她翻身过去,蜷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困了,我要睡觉,别打扰我!”

    戒心本想给她讲一讲善恶的大道理,话题都想好了,例子也琢磨的差不多了,正准备来一出蛊惑猫心以令群匪大谋略。

    结果人家睡觉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