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城主大人,在下认为很有必要!”

    然而就当所有在场的将领都认同郑元郧的说法时,陈泽却提出了不同意见。

    “陈泽,你这是在质疑我大哥?”

    首先忍不住向陈泽发难的正是西云城主郑元龙。

    黄总兵之事他极有可能是最大受益者,而这几乎全仗陈泽所赐,可即便如此,在郑元郧的权威受到质疑时,他还是忍不住第一个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……陈谋士,你这话就有些太过了。”

    郑元龙话音未落,另外一位胸口有监军徽章的高阶谋臣也是摇头晃脑开口,话说的客气,一声陈谋士却已尽显轻视之意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也认为郑城主所言极是,眼下咱们根本不必损耗兵力,朱炎帝国退兵乃是迟早的事!”

    又一位督统级将领闻言接口,这位却是连看也没看陈泽一眼。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!”

    “对,我也赞同!”

    一时间,堂中众人纷纷发表意见,无不一边倒站在郑元郧那边。

    至于陈泽?

    这个小谋士固然是这场战役的最大功臣不假,可那又如何?

    只不过适逢其会罢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都知道了陈泽发觉朱炎帝国伏兵之计的经过,无非就是这小谋士在进行任务的过程中,由毒雾之森的异常而发现了端倪罢了。

    很了不起么?

    若是自己身处他当时的环境,也会想得到才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