……

    古四荒看着蔡戎的脸,随之一笑道:“小君主休息好了?想再来试试嘛?机会了不多了~”

    话说的虽清,但不无嘲讽之意,蔡戎气得直咬牙,可也没有什么稳当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可悲的一代~”古四荒看着沉默的众人,戏谑的神情忽然带着一句由衷的感叹。

    古四荒话刚落音,身侧发生了异变。

    “嘁~”空间扭曲,单薄的身影出现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师兄你没事了?”古清扬兴奋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被人救了下来,说来真是丢人,同样的招数,我竟然中了两次……”剑酒握着逍遥再度冷漠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外,不过还能接受!”古四荒神情泰然。

    剑酒长剑一横,脸色红润的吐露道:“我接受你二大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寂静!空有风声之外,鸦雀无声~

    剑宗宗规,不得口吐秽语,伤人颜面自尊。

    古四荒嘴角微微一扬,勾出危险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轮回!灵虚!阴阳!百道!……剑来!”古四荒剑指一横,四把仙剑脱离原有者的掌控掠到他的身侧。

    剑酒面对己方的名剑,说是心平气和是假的,只是强装淡定罢了。

    “剑宗对涵养的要求很高,若是在宗内,恐怕你要在邢堂蹲个半年。”古四荒的眸子寒冽,语气中包含着杀意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,邢堂我比你熟……”剑酒打着哈哈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