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情的发展比齐宏想象中的最差局面还要糟糕。

    别说和陈华林见面聊了,他根本就没机会见陈华林。不但陈华林,七十三师的政委也没有过来。他倒是和薛向东谈了,得到的不过是一顿冷嘲热讽罢了。薛向东是等着转业的人,一门心思的要为李战的大课题保驾护航给部队再贡献一把力量,他会怕齐宏施加的压力?

    别说齐宏,就算军区首长来薛向东也敢顶回去。

    101团乃至73师苦逼了这么久,终于等来了一次奋发图强的机会,你要把我的关键干部调走,我他妈能跟你拼命。领导都是从基层走上去的,哪能不了解一线部队主官,所以绝不会用命令来破坏这种局面。

    你吃了那么多年猪肉,我喝口汤还不行吗?

    因此,齐宏在北库场站三天,薛向东是绝对做到了彬彬有礼招呼热情,但是一旦提到李战调动的事,门都没有。

    齐宏想要和李战见面聊一聊,结果李战第二天就到师里开会去了,一直到齐宏带着部队走,李战也还没回来。这个倒不是李战故意逃避,而是空司军训部的调研组下来了,要和他谈“228”课题的开展情况,一谈就是一周的时间。

    李战想要和四团的老战友们多聊两天的愿望落空了。当兵就是这么的没有自由,命令一到,哪管你天昏地暗,立即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规定的任务,一点折扣也不能打。

    不过李战也从唐磊磊那里知道了聂剑锋和陈飞的近况,他们都参加了飞鲨集训队选拨,但都落选了,这段时间一直在西县场站接受心理干预。据说全军航空兵部队只选出了十几个人,二师只有张雪阳入选。这让李战对飞鲨集训队的选拨要求有了一个直观的印象。

    聂剑锋和陈飞都是很厉害的飞行员,连他们都落选了,可想而知飞鲨集训队的要求有多么高。

    当李战回到北库场站,他手里就有了尚方宝剑,而且多了一个身份——“228”课题研究组成员。该研究组的组长和副组长是总部首长、空司首长和军区首长担任,规格是超高的了。

    大领导很多,做具体事的是李战。

    101团狂魔大队是“228”课题的唯一研究单位,同时也促使了狂魔大队直接升格为军区空军唯一一支模拟蓝军部队。

    一列满载航油的军列缓缓驶入北库场站,停稳之后,早就待命已久的官兵们迅速开始卸载航油,一罐一罐的往油库里运,竟有几分钟当年辉煌时期的场景了。

    以前李战求着场站要航油,为了多搞点航油,什么面子啊自尊啊全都扔给狗吃了。甚至让手下的飞行员“不务正业”去搞航发除雪车,然后用来跟场站换航油。

    风水轮流转,现在呢,郑凯韵拿着申请单跑过来101团机关楼的228号办公室找李战,客客气气的说,“李大队,忙着呢?我这要出一批油,你给签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郑站长你怎么亲自跑来了,招呼一声我就过去了。”伏案写训练计划的李战放下笔,连忙的站起来,请郑凯韵坐下。

    郑凯韵受宠若惊的样子很滑稽,道,“什么亲自不亲自的,都是为了工作嘛。再说了,全场站都知道你李大队这段时间非常的忙,我过来一趟还怕打扰到你工作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