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在胡玄宗身后走出祠堂的浩青长老,虽然不愿相信有人敢犯杀戮族长,盗取本族修炼心法的残酷现实。可他同样明白,胡玄宗不会无缘无故说那番话。

    初识胡玄宗的时候,浩青长老还以为对方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道士。可前番胡玄宗为天师府布下聚灵阵,并成为天师府的客卿长老,浩青长老便知胡玄宗能力非凡。

    或许此刻胡玄宗心中已有怀疑对象,欠缺的无非就是证据罢了。真要查出是族人所为,那么他又应该如何去处置呢?族长一死,族人已经够心慌了。

    看到一脸忧心仲仲的浩青长老,似乎猜出一些端倪的胡玄宗也很直接的道:“有时长痛真不如短痛!大争之世,人心思动,千万别因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啊!”

    “多谢长老指点!你,是否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?”

    面对浩青长老的询问,胡玄宗摇头道:“捉贼拿脏的道理,相信你应该比我更清楚。就算要定罪,那也需要让族人心服口服,跟着我来吧!”

    跟在小飞鼠身后,胡玄宗带着浩青长老,很快来到一幢宅院前。即将进院时,胡玄宗也询问道:“这屋是谁住的?”

    “司诚长老!”

    “进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做为邀请来的侦探,胡玄宗不想过多插手这种家族之事。擅闯民宅之事,他也不想承担。把浩青长老带在身边,也是为了便于进入村中各户人家。

    正在家中休息的妇人,看到上门的浩青长老,很是不解道:“族叔,你们这是?”

    “过来看看!你先待在一边,没事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,族叔!”

    跟其它传承久远的家族一样,妇女大多没什么话语权。走进这幢房子的主卧室,胡玄宗沿着地面走了几步道:“浩青长老,把那个书架移开。”

    “是,长老!”

    二话不说走上前,将靠在墙壁上的书架移开。看到书架后隐藏的一道暗门,浩青长老也是心中一紧。反观胡玄宗却很淡定上前,挥手道:“你们躲开一点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胡玄宗挥掌重击喝道:“破!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的同时,胡玄宗便直接窜了进去。跟在身后的浩青长老跟陈思远,很快听到里面传来的枪声。枪声一响,两人便意识到,这通向地下的暗门内有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