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去到远港岛?恕我直言,如果是抱着去那里打拼一把的想法,早点断了念想吧——那里可比联邦废土难混多了。”

    经常有年轻人觉得在联邦废土的日子过得艰难,幻想着能去其他地区开拓新的人生,不过在那些经常走南闯北的人看来,有着这种想法的年轻人根本天真的很——只有去到了东海岸的其他地方,才能明白,其实联邦地区的生活环境已经很“友善”了。

    中野家作为一户渔猎为生的家庭,时不时就能遇到这类人。中野家的老爷子年轻的时候,还是很乐意赚一些这种“外快”的,毕竟他也需要经常往来于远港岛和联邦,带人过去无非就是举手之劳罢了。不过,后来远港岛出了一些变故,他也就逐渐停止了这项“业务”,即使偶尔有年轻人前来,他也会尽可能劝说对方回头……实在是远港岛如今的居住环境,堪称地狱。

    “远港岛的现状,我这边很清楚,放心,我们绝非是那些天真无知的新人——包括远港岛那里的辐射浓雾,全部有所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去远港不是为了定居,那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到这一位了吗?”ump45指着一旁被她强行拖来的大侦探,“钻石城知名的大侦探,尼克·瓦伦坦,此次前往远港岛是为了一起棘手的委托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一起案子,一件委托……”

    尼克颇为无奈地应和着ump45,说真的他也没明白,自己到底有什么值得对方挂念的,还特地被要求一起前往远港……ump45口口声声说,是因为尼克的合成人身份能够免受辐射的侵扰,这才选择与他同行,但尼克是什么人,他十分轻易就觉察到了ump45还有其他的目的没说出口。出于信任,他也没有多问,不过他从中野家的老爷子口中,隐约意识到了远港岛的情况,远比他此前的消息渠道所了解到的要严重。

    “一直以来对于远港岛,我也只是从别人的口中听说过——本来我们是可以从其他渠道去往远港岛的,但出于谨慎,我认为有必要从一位经验丰富的渔民这边,得到翔实的信息,这才选择前来打扰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吗?好吧,是我老人家多疑了……”

    尼克的说辞实在是找不出什么漏洞,而大侦探也确实声名在外,就连这样偏僻角落的渔民也有所耳闻。中野家的老爷子显然不会无聊到去怀疑有人冒充尼克·瓦伦坦,毕竟尼克的这幅皮囊想要仿冒也是有些难度的……确认来者有着足够的自保的能力,老爷子也不再坚持。

    毕竟ump45给出的“船费”,还是很香的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远港岛实际上并不在马萨诸塞联邦的地界内,而是位于更北边的缅因州,大致的位置便是战前的阿卡迪亚国家公园……远港岛上的合成人庇护组织“阿卡迪亚”,便是以此命名。

    Ump45执意要带上尼克,除了看重尼克的能力和不惧辐射的体质,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它那合成人的身份。如果民风淳朴的匕港镇,实在没有ump45的容身之处,那么看在尼克的身份,至少可以保证二人能在阿卡迪亚落脚。

    相比起满是槽点的“铁路”组织,阿卡迪亚这个组织的宗旨就没那么扯淡,它不考究什么“自由”,只是为了给那些逃亡的合成人,一个隐世避难的居所。

    而且阿卡迪亚这个组织的首领,与尼克·瓦伦坦之间的缘分还不浅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海雾,让我都感觉到关节要生锈了……”尼克裹紧了自己的大衣,想以此动作驱散那股让他浑身不自在的潮湿粘稠的异样感觉,“远港岛,一年四季都被这种迷雾包围吗?”

    “至少在我年轻的时候,这里可没有这么浓重的迷雾。”

    老渔夫咳了几声,发觉自己的身体已经有些不适,连忙吞服了几片早就准备好的药物:“现在不比当年了,以我这幅没多少年好活的身体,如今每来一次远港,碰上起雾的天气,都得服用一些抗辐宁——你们呢?远港岛的辐射迷雾,可是非常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二代合成人,比起辐射,还是海风对我的威胁大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哔哔小子能实时反馈我的身体状况,我看着辐射值呢,还没到需要补充抗辐宁和消辐宁的时候——看样子我得在岛上待上一段时间呢,药我得省着点用。”

    为了免得老渔夫产生没必要的误会,ump45隐瞒了自己的体质,随口编了个理由糊弄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有可能你已经知道了,但我还是得提醒你一下——岛上的迷雾,你可不能掉以轻心,在联邦废土的经验未必排的上用处……比起辐射风暴都要危险得多!”

    很多来自联邦废土的冒险者,都盲目地笃信自己在联邦废土打拼的经验,觉得自己天天和辐射风暴这样恶劣的天气打交道,区区带着辐射的迷雾奈何不了自己。但结果,往往是这些废土客,没有被辐射弄垮身体,倒是自己的心智先被摧毁,变成了岛上那些陷捕者的一员。抗辐宁和消辐宁这样的药物,可以有效的处理身体遭受到的辐射,却没法让人免疫“精神攻击”。

    “千万要小心啊,小姑娘,很多危险,不是靠着身手和胆识就能对付的。”

    Ump45的外表娇小年轻,比起老渔夫的孙女也大不了几岁,看着少女左眼上的那道显眼的疤痕,老人总忍不住生起怜惜宠爱的心思,哪怕知道对方很可能小小年纪手上就染着不少人命。

    “嗯,长者的忠告,我会虚心接受的。”

    左眼的疤痕,赋予了ump45与她外表年龄不符的稳重感,看上去特别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“唉,要是我的那个孙女,有小姑娘你这么沉稳该多好……”一提起自己的孙女,老渔夫的脸上不禁多出了几丝愁容,“她那性子像谁不好,偏偏就像我那个不成器的蠢儿子,脾气倔得很,动不动就钻牛角尖。”

    虽然去到中野家的时候,除了老渔夫外的其他人似乎外出了,但他口中的孙女,ump45自然认得——那正是dlc《远港惊魂》一切故事的开端。那名叫做“中野霞”的少女,因为和自己的父母关系不太好,心生隔阂,某一天居然生出了自己是合成人的想法,最终决定离开亲生父母前去远港的阿卡迪亚庇护所。

    真要说的话,这个女孩的心地还是挺善良的,因为按照一般的发展,孩子和父母不合的结果,通常都会让整个家庭的关系变得非常不愉快,毕竟那个年龄的孩子都是非常自我中心且偏执的。但中野霞却是个奇葩……她之所以会认为自己是个合成人,是因为她觉得这样一来,就能合情合理地“解释”自己和父母的隔阂——【中野霞】的父母没有错,【中野霞】也没有错,有问题的只是她自己,她的记忆都是被人为添加的,因此才会没法理解父母的关心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中野霞也能给自己的离家出走找到一个心安理得的理由——作为“合成人”,她的存在会威胁到中野夫妇,所以离开对大家都好。

    Ump45非常不喜欢那些动不动就自我感动的家伙,但对于那个内心纤细渴望被关心的小姑娘,没什么恶感——霞的脑洞是挺大的,难为的是她相比起自己,其实更多的还是在乎身边人的感受。而霞的父母,性格上其实也挺不错,中野夫人理性而克制,她的丈夫虽然冲动,但也是个知错能改的男人,最后还把父亲留下的“遗产”全部作为报酬给了帮忙找回女儿的玩家,比起那一帮吝啬的一塌糊涂的刁民,可以说豪爽太多了。

    而中野老爷子的抱怨,让ump45忽然有了些许想法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其实有时候,你孙女的那种性格,未必是坏事。”ump45捅了捅尼克,说道,“大侦探,干你们这一行,很多时候就需要独到的眼光,发现常人注意不到的细节,对吧?”

    尼克还能说什么呢?只能顺着ump45的话头继续下去:“这话没错,做一名侦探,观察力重要,坚持到底的倔脾气也很有必要,想法和主张不能因为周围人的看法而轻易动摇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你的意思是——我家那个小丫头,有做侦探的潜力?”

    中野老爷子很快也反应了过来——看起来那位全联邦都很有名的大侦探,好像对自己的孙女有点兴趣?如果换一个人,说不准老爷子第一时间是作提防,但尼克能以合成人的身份,在钻石城获得尊敬,他的正直风度是赫赫有名的,而且他又是一个“钢筋铁骨”的二代合成人,显然不可能对一个小姑娘有什么奇怪的企图。

    如果中野家这一代生的是个男娃,老爷子的想法多半就是让他继承这一脉的“家业”,但是让一个小姑娘天天出海捕鱼,貌似也不太合适——不仅是老爷子,霞的父亲也是类似的想法。

    如果霞能够找到一个有出路的体面工作,那自然是一件好事,但考虑到联邦的生存环境……他们自己心里也没个底。

    现在,ump45就丢出了这么一个让中野老爷子踌躇不已的“饵料”。